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新州州长地下恋情5年终结,曾亲手开除恋人公

来源:xkb.com.au
[时政新闻]     2020-10-18
2017年9月1日,总理贝瑞吉克莲和她的情人马奎尔在电话中像亲密的伴侣一样闲聊着。“Hokis” 贝瑞吉克莲说,这是这对夫妇对彼此的昵称,这是亚美尼亚语的爱称,意思是“我的爱人”和“我的灵魂”。“你星期天晚上会来吗?”
 

2017年9月1日,总理贝瑞吉克莲和她的情人马奎尔在电话中像亲密的伴侣一样闲聊着。

“Hokis” 贝瑞吉克莲说,这是这对夫妇对彼此的昵称,这是亚美尼亚语的爱称,意思是“我的爱人”和“我的灵魂”。

“你星期天晚上会来吗?”

“不,不,不,不,不,”马奎尔回答。

“别傻了。”

马奎尔继续延续着他繁忙的行程——他说他必须去格里菲斯,堪培拉,然后是中国。

“好吧” 州长温和地答道。

“布莱尔(Niall Blair)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不想让我去中国。”马奎尔继续笑着说。

布莱尔是贝瑞吉克莲的贸易部长,他正计划代表新州人民向中国派出贸易代表团。

这次访问恰逢马奎尔的中国之行,他此行的目的是促进自己的商业利益。

布莱尔担心,如果马奎尔同时出行,他可能会让自己难堪,或者引发外交事件。因此,总理办公室禁止马奎尔前往。

州长前幕僚长克鲁克(Sarah Cruikshank)上周向反腐独立委员会(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表示:“我们有一位议员提议,在我们举行证是官方贸易访问之前,提前飞往中国。”

但是马奎尔对贝瑞吉克莲来说并不是“随意”的。

她的办公室,她的同事,她的家人,她的朋友,或者新州群众当时并不知情。

 

本周,贝瑞吉克莲向廉署提供了一份令人难以接受的证据,马奎尔与她有“亲密的私人关系”。

她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两人的关系始于2015年大选前后,并在几个月前结束。而马奎尔则称他们的感情始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并且期间 “时断时续” 。

总理拒绝称马奎尔为她的男友或伴侣,并表示,这段关系“还不够成熟”,不应向任何人透露,或者,出于公众廉洁的考虑,也不应透露。

贝瑞吉克莲周一在廉署出庭后向记者表示:“我是一个极其注重隐私的人。”

她将这些事件描述为“个人噩梦”。“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会第一个考虑我的立场。但我没有,”她说。

电话录音揭示了两人之间的一种偶然的亲密关系,马奎尔,一个不成功但坚持不懈的商人,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他的商业利益和他可怕的财务状况。

有时,总理似乎感到无聊或心烦意乱,但她也称他为自己的“第一”。

 

调查得知,马奎尔在2019年大选中退休后,这对情侣希望公开他们的关系。

最终,马奎尔在2018年涉嫌另一起腐败调查后,被他的秘密女友、总理逐出了自由党和政界。该调查揭示了马奎尔利用公职谋取私利的证据。

此后两年,总理继续与他秘密交往。

“如果我当时就知道我现在知道的事情,我显然不会做出之前的个人决定,”她上周说。

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贝瑞吉克莲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除了每周与亲密的家人见面外,没有任何私人生活。

新州一位自由党人士本周表示:“我的观点是,或许她没有私人生活。但认为她什么都没有就太愚蠢了。即使政治家也是人。每个人都想建立人际关系。”

另一位自由派消息人士称,州长的同事和同僚对这一爆料感到“震惊”。

他说:“大家都认为她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工作。每个人都在说,‘你就不能做得更好吗?并为她感到难过。人们支持她,但也感到失望。”

贝瑞吉克莲的同事们和选民感到的愤怒,大多数选民对他们的总理怀有极大的尊敬和钦佩,尤其是她在疫情期间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领导能力。

 

但贝瑞吉克莲的声望与其政治形象密不可分,她是一个勤奋的“女孩书呆子”,嫁给了这份工作,她帮助恢复了公众对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的信任,此前这里发生了太多的欺诈和腐败。

这种形象与隐藏的秘密浪漫或亲密生活格格不入,尤其是当她的爱慕对象是一个被指控腐败的男人时。

自由派人士说:“他显然是一个善于操纵的绅士,利用了这段关系。”

但事实是,没有人真正知道贝瑞吉克莲和马奎尔之间的真正关系。

两人的一些电话谈话被秘密录音,被认为是非常私人的对话,没有在公开法庭上播放,只有在廉署的私人会议上才播放。

协助罗伯逊(Scott Robertson)的律师表示,廉署不应“就两人关系的性质和程度进行公开审判”,但这正是评论员、同事和选民试图在本周确定的。

 

两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为什么要保密?照章办事的总理怎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做她的密友呢?

事实证明,这位总理总是善于回答有关她私生活的问题——男性政客很少会问这种问题。

2012年,《周日电讯报》(Sunday Telegraph)刊登了一篇关于贝瑞吉克莲的文章,当时她还是42岁的交通部长。文章称贝瑞吉克莲“有点老好人”,“甚至不骂人”。

当被问及她是否在网站(RSVP)上约会时,贝瑞吉克莲笑了。“天哪,不,”她说。

其他对州长的温和报道也遵循同样的路线——个人生活,婚姻和孩子的轨迹,对她来说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她从来没有给人留下如今的印象:这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

 

2019年,她告诉妈妈咪呀(Mamamia): “如果我遇到了对的人,我当然会结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到这一点” 。

贝瑞吉克莲的家庭背景众所周知,她的父母都是亚美尼亚人后裔,他们是1915年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后流散的一部分,贝瑞吉克莲的曾祖父母也在大屠杀中丧生。

她的两个妹妹玛丽(Mary)和丽塔(Rita)是她的“最好的朋友”,这个大家庭每个周末都去她位于北莱德的父母家聚会,交流。

贝瑞吉克莲直到快30岁时才离开家,即使到了那个年龄,也只是因为她加预选,自由党的元老们告诉她,她需要独立生活。

她搬进了威洛比(Willoughby)的一套公寓,那是她用自己成功的银行业生涯攒下的钱买的。

她的父母在严格的亚美尼亚东正教教会中抚养她,并劝阻她不要与宗教以外的人约会,担心这将意味着她永远不会结婚。

 

2011年,贝瑞吉克莲恳求记者盖雷(Shelley Gare)不要写任何会让我母亲不高兴的东西,当时盖雷正在为悉尼杂志撰写一篇人物特写。

这篇文章还把贝瑞吉克莲描述为“极其善良”,“她具备的一系列品质足以让维多利亚女王满意”,并把她比作简·奥斯汀笔下的女主人公——“与其说她是轻浮的伊丽莎白班奈特(Elizabeth Bennet),不如说是理智与情感中谨慎而热情的女主人公达什伍德(Elinor Dashwood)”。

其政治盟友和朋友、前联邦财政部长霍基(Joe Hockey)曾表示,贝瑞吉克莲“不会去对付那些警察傻瓜,她会除掉他们”。

但就在几年之后,她和一个已婚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贝瑞吉克莲上周说,“我的理解是,他已经分居了”),这个男人就算不是傻子,也不像他假装的那样是个好商人。

“他总是谈论大交易,而这些交易似乎总是失败……在我看来,它们总是充满幻想,” 贝瑞吉克莲告诉廉政公署。

马奎尔(Daryl Maguire)今年61岁,来自沃加沃加(Wagga Wagga),在进入政界之前,他和妻子莫林(Maureen)拥有并经营一家Harvey Norman当地的特许经营店。他们有两个孩子(现已经成年),几年前离婚。

本周,贝瑞吉克莲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相信错误男人的女性,并暗示在公共生活中约会的困难。

她说:“我为担任公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为此感到自豪。我信任一个认识很长时间的人,但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失望。”

本周结束时,贝瑞吉克莲的州长地位有所削弱,但其还没有受到致命伤。

她坚称,“我一直把我的个人生活和私人生活以及我所担任的公职区分开来。”

但本周,这种精心管理的“公私分明作风“,已被超出她控制的势力抹去了。

毫无疑问,州长会对这段给她带来私人痛苦、公开尴尬、甚至可能让她丢掉工作的关系感到痛心。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