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中国留学生普遍遭克扣工资,部分人拿起法律武器反击

来源:xkb.com.au
[留学教育]     2020-09-04
澳洲的留学生和打工度假者很容易成为老板克扣工资的对象,有些人每小时仅获支付低至5元的工钱,但其中一些留学生正选择拿起法律武器反击。
餐饮业是较多留学生打工的行业 
餐饮业是较多留学生打工的行业 

澳洲的留学生和打工度假者很容易成为老板克扣工资的对象,有些人每小时仅获支付低至5元的工钱,但其中一些留学生正选择拿起法律武器反击。

中国女留学生娜奥米(Naomi)遇到遭老板克扣工资的事情,此前发生在其他留学生身上成千上万次,但她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留学生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5岁的她两年前从中国前来澳洲,学习儿童早期护理和教育课程。最初她父母提供经济支持,让她能专心学习,但当她父亲的工厂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迫关闭后,她开始打工挣生活费。

她在一家餐馆找到一份工作,时薪为12元,而且老板表示一个月后时薪增加到20元。然而加薪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打工两周后被告知回家等候下一轮上班的通知,但通知上班的电话从未打给她。

娜奥米说:“他们给你希望,然后他们又夺走希望。”

“我很好奇澳洲的情况,如果每项法律都如此完善,为什么这些企业仍然可以在这里摆脱(法律约束)呢?他们赚了澳洲的钱,但是却将所有好处都带拿到自己口袋里。”

娜奥米计划就自己遭“窃走工资”一案,与她的前雇主对薄公堂,其部分原因归功于一群中国留生和持工作假期签证的旅行者,他们已经开始揭露雇主的掠夺行为。

老板正在利用移民社区对澳洲劳资关系制度缺乏了解来剥削弱势者,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尤其是那些仅不会说英语的人士。有些无良的雇主,给的工资低至每小时5。

在南澳,他们通常在阿德莱德一家中文资讯网站上登广告。许多招工广告上都不标明时薪,即使标明时薪,在去见工和谈判时也会被压低。

在澳洲,公平工作专员公署规定,从2020年7月1日开始,最低时薪为19.84元,全职工最低周薪为753.80元。切确的最低时薪稍有变化,主要取决那在哪个行业或一位工人从事的是哪类工种。

据公平工作专员公署的工资计算表,年纪20岁以上的工人,如果在酒店餐饮业当临时工,每小时工资25元左右。

在今年1月拍录的一段中国工作度假签持有者寻工的视频中,一家餐馆的老板给洗碗工每小时14元的工资。当被申请这份工作的人问为何这样低时,雇主回答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方式”。

一批申请工作者接到雇主的短信显示,这些工作时薪普遍在10元至11元左右,最低仅5元。

创立一个揭露无良雇主信息的微信群的陈杰克(Jacky Chen)和丁丹特(Dante Ding)说,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些雇主会告诉税务局,他们的雇员的工作小时和正确的工资。然而实际上 这些雇员工作的时间,比雇主报的时间长一倍以上。这意味着他们实际获得的时薪,仅有老板报给税务局的一半。

这两位中国学生今年稍早建立这个微信群,要求人们报告南澳那些支付工资低于每小时15元的雇主。他们现在已获报告逾40家企业涉嫌剥削工人,克扣工资。

他们已帮娜奥米联系上工作妇女中心(Working Women’s Centre),它计划代表这位中国女留学生起诉她的前雇主。

该组织的负责人肯德尔(Abbey Kendall)说,娜奥米并不是她的组织将帮助讨还公道的唯一案子,留学生(打工的)处境普遍非常糟。

她说:“对于留学生而言,工作时他们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 

“如果你是一位留学生,在阿德莱德能获得最低标准的工资就算是很幸运了。”

“通常我们认为劳动力市场是我们的一个正常劳资关系系统,而在(劳工)黑市,人们进行现金交易或不记账。这些留学生生存在于我们劳资关系系统之外的劳动力市场中。”

“它们从农场到餐馆,再到清洁服务。不只是南澳如此,全国各地都这样。”

麦凯尔研究所(McKell Institute)政策经理卡瓦诺(Edward Cavanough)表示,留学生和持打工度假签证者的处境非常糟糕,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中。

由于联邦政府拒绝提供任何支持,许多人陷入了困境。

在高失业率时期获得很少的报酬意味着许多人无法回家,即使他们不得不继续工作以偿还前来澳洲接受教育所需的大量个人贷款。

卡瓦诺说: “通常国际学生没有得到正确的信息来说明他们在工作中的权利。”

“这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它削弱了照章办事的守法企业。当有人从账本上做手脚时,会影响到收入。然后,它对经济产生了影响,因为这些留学生被克扣工资,他们没有钱花钱买东西,影响消费。”

尽管没有具体数字可以量化留学生被雇主掠夺的工资收入,但卡瓦诺的模型显示他们每年损失2.7亿元。

这个数字是通过评估在南澳的23个公平工作监察员审核活动得出的结果来演算,他们检查了1,700家企业的账目。

很难获得其他类似数字,但是普华永道(PWC)会计师事务所去年使用了类似的方法来计算全国范围留学生遭克扣工资的损失,估计高达13.5亿元左右。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