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悉尼华人送餐员遗孀索偿抚恤金,幼子求父回来

来源:xkb.com.au
[社会新闻]     2020-11-27
9月29日傍晚,43岁的“熊猫外卖(Hungry Panda)”骑手陈小军前往悉尼华人聚集区泽特兰(Zetland)送餐途中,与一辆304路公交车在奥代亚道(O’Dea Avenue)与伽迪加仑道(Gadigal Avenue)路口相撞,头部和脚部受到重伤。他被紧急送入圣云仙医院(St Vincent's Hospital)抢救,翌日宣告不治。
陈小军的家人未获得劳工赔偿。(澳洲新闻网图片)
陈小军的家人未获得劳工赔偿。(澳洲新闻网图片)

悉尼华人男子陈小军(Xiaojun Chen,音译)之死,给他身在中国的一家老小带来了感情和经济的双重打击。

9月29日傍晚,43岁的“熊猫外卖(Hungry Panda)”骑手陈小军前往悉尼华人聚集区泽特兰(Zetland)送餐途中,与一辆304路公交车在奥代亚道(O’Dea Avenue)与伽迪加仑道(Gadigal Avenue)路口相撞,头部和脚部受到重伤。他被紧急送入圣云仙医院(St Vincent's Hospital)抢救,翌日宣告不治。

陈小军生前一人肩挑养家重担,他在悉尼的送餐所得成为身处陕西的妻子魏利红(Lihong Wei)、15岁女儿、8岁儿子及其残障岳父母的经济来源。

事发近两个月后,魏利红再次接受了澳洲媒体采访。她在一篇致澳洲新闻网(News.com.au)的声明翻译稿中坦言,失去挚爱的丈夫后,生活举步维艰。

“于我而言,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消失了。我宁可不复存在,也不愿失去他。她是我一生所爱,也是孩子们的好父亲。”

“他是全家的顶梁柱。这是我们的巨大损失。它带来的不仅仅是悲痛,我们生活中的种种美好都毁于一旦。”

陈小军的遗孀谈到儿女的现状时表示,她“逞强”的女儿试图安慰全家人,但儿子尚幼,还无法切实领会这一切。

“我年仅8岁的儿子问我,‘你能把我们的爸爸回来吗?如果你能让他回来,我会好好学习,做个好孩子。”

在新州,遭遇工难的劳动者家属,可有权获得834200澳元一次性死亡抚恤金和最高15000澳元的丧葬费。根据劳工赔偿规定,每名受抚养子女每周还可获得149.3澳元。其他州及领地也设有类似计划。

陈小军生前与妻子合影。(澳洲新闻网图片) 

然而,大多数零工经济领域的劳动者仅被视为“独立承包人”,而非“雇员”。这意味着他们及其家人可能无资格享有劳工赔偿。

“我们家在农村。(陈小军)一直汇钱回家,供养全家人。”魏利红说:“我们已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正面临经济困境。”

魏利红称,她一直以来都知道“熊猫外卖”没有把其丈夫当成员工。尽管该公司为魏利红支付了往返澳洲和中国的旅费,但她仍呼吁制度改革。

“我无法相信我为‘熊猫外卖’兢兢业业工作的丈夫,(生前)没有得到任何保护;难以相信在他去世后,我们一家获得的经济支持寥寥无几。”魏利红说,她仍无法理解或接受该公司不把陈小军视为雇员的原因。

“每一位从事此类工作的劳动者,都应得到适当的保护和补偿。所有劳动者都有权获偿,这是企业或国家重视人权的体现。我想要见到改变,这样我就能帮助到遭遇亲人离世和此类悲剧的家庭。

Slater and Gordon Practice集团负责人、魏利红的代表律师马科维奇(Jasmina Mackovic)称,未将送餐骑手自动归为员工,是一个“残酷的漏洞”。根据《新州劳动者补偿法(NSW Workers’ Compensation Act)》,他们必须被视为雇员。

马科维奇正代表魏利红方,向熊猫外卖索偿死亡抚恤金。“这家人过去一直靠他(陈小军)的报酬维持生计,而养家糊口者(的家人)却几乎没有追索权,这真是令人震惊。”

“这些劳工者中的许多人都来自不同国家,持有各种签证。他们努力赚点钱汇回家——他们不一定了解制度,也不一定知道他们可以、应当享有哪些权利。”

他指出,这是零工经济领域的一个“巨大漏洞”。“残酷”的规则将作改变,才能保护劳动者。

更值得遗憾的是,短短两个月里,已有5名送餐员在澳洲道路上丧命,陈小军仅是其中之一。

“熊猫外卖”的发言人在早前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送餐员的安全是公司的“重中之重”,最近的事故令人“痛心疾首”。

“我们所有的送餐员都必须通过路规知识测试,我们还提供了一系列的安全指南,帮助他们了解如何安全送餐。然而显而易见的是,我们还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我们致力于作出积极改变。”发言人说。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