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那些去过最美的澳洲小镇!复活节走起

[自由行攻略]     2018-03-25
我有莫名的小镇情结。很多年前看《卡萨布兰卡》,被那句著名的台词打动心扉,“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想着那样的小镇注定是有故事发生的。

我有莫名的小镇情结。很多年前看《卡萨布兰卡》,被那句著名的台词打动心扉,“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想着那样的小镇注定是有故事发生的。

有一年在一家书店里听到罗大佑的那首《鹿港小镇》,全身如被施了魔法般挪不开步,想象中鹿港的清晨和黄昏一定是美得与众不同。又有一年我来到乌镇,在水墨画般的景色里穿行,耳边响起刘若英的歌,“same

time next year,还是在这里让我们,好好聊聊岁月的痕迹”,举目四望,小镇无言,斑驳的脸上写满岁月的痕迹。

来到澳洲后,无可遏制地爱上了这里的小镇。澳洲的小镇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笃定气质,它是勾魂的,美而不张扬的,节奏缓缓的,安静闲适的,散发着不紧不慢的疗愈气息,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其中,浪掷时光而不觉可惜。


塞万提斯(Cervantes)龙虾小镇

小镇毗邻美得太不接地气的珊瑚海岸,翡翠绿的海水,灼烫的铺天盖地的阳光,火红、透蓝和明黄为主色调的建筑,原汁原味的最新鲜的龙虾,海风漫不经心地拂过来,这样的地方不适合思考,只适合热烈而恍惚地活着。


疏芬山(Sovereign Hill)淘金镇

工匠铺、炼金厂、马车以及古老的报亭、邮局和糖果店是这个小镇的主题词。邮局门口坐着拉着手风琴轻哼歌儿的流浪老艺人,小镇拐角处会遇见穿着蓬蓬裙的仿佛是来自中世纪的淑女。白色的房屋门前种着开满洁白花朵的梨树,屋顶一大朵白云低低压下来。就在这里怀个旧吧,追溯定格在岁月深处的流年光影。


希思科特(Heathcote)小镇

这个小镇也是知名的葡萄酒产区,镇上有一家很别致的餐馆,整个房屋淹没在生机勃勃的葡萄藤中,用以写菜单的小黑板四周绘有紫色葡萄图案,菜单上每个字远看就像一粒粒葡萄,空气中有隐隐的酒香。两位衣着考究的白发老太太端坐在葡萄架下,一人一杯香槟,正开心地品着,絮絮地说着话。头顶浓绿的葡萄叶子被阳光刷得透亮,不远处的公园里有人在翩翩起舞。真想在这里长醉不醒。


亚瑟港(Port Arthur)小镇

塔斯马尼亚的这个很有年代感的小镇上,有一家薰衣草庄园,庄园不大,风景却美如明信片。走遍千山万水后,推开庄园里那家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的咖啡馆的门,有薰衣草静谧芳香的气息袭来,世间所有的喧嚣退去,一颗心树静风止般淡定。坐在咖啡馆里,品尝着薰衣草口味的冰激淋,窗外有大片大片的玫瑰花盛放,不远处是平静如镜面的湖水,从未如此清晰地触摸到时间的纹理。


也喜欢丹德农山里的那些小镇,Olinda、Sassafras, 都美得出尘。特别是秋天,栗子仿佛是瞬间成熟的,一夜之间落满山坡,枫叶在某个黄昏一言不发就红了脸,而山间不知何时就起了雾,还有那挂满枝头的苹果、累累的黑莓、红莓……在丹德农山间小镇度过的第一天,都是饱满丰盛的、闪闪发亮的好时光。

有太多太多的美丽小镇,如一张张面目各异却始终微笑的浓淡相宜的脸,不刻意讨好却让人一头栽进,让人丧失斗志,质疑奔忙的意义,不去理会那些人间琐事。疲惫、烦闷、失落的时候,就来澳洲的小镇走走吧,在街心公园的那棵紫藤花树下坐一会,小镇悠然恬淡一如往日,它会告诉你,好好生活吧,就像不曾流过泪、受过伤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