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澳中贸易关系紧张,澳洲的损失究竟有多大?

来源:xkb.com.au
[时政新闻]     2020-10-29
最新分析显示,中国对澳洲采取的贸易行动不断扩大,已经令澳洲每年价值高达190亿澳元的出口产生了影响,未来还可能有更多的行业面临损失,有人因此呼吁澳洲政府能寻求重启澳中关系,以避免进一步的经济损失。
澳洲对华出口因为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而受到巨大影响。(《卫报》图片) 

最新分析显示,中国对澳洲采取的贸易行动不断扩大,已经令澳洲每年价值高达190亿澳元的出口产生了影响,未来还可能有更多的行业面临损失,有人因此呼吁澳洲政府能寻求重启澳中关系,以避免进一步的经济损失。

《卫报》称,目前首当其冲的是澳洲的大麦、牛肉、棉花、煤炭和葡萄酒。如果中国以澳洲的种族主义攻击风险上升为由,而警告其国民不要前往澳洲旅游的话,那么澳洲的旅游和留学业的疫后复苏将受到冲击,令澳洲的服务出口额外再面临280亿澳元的损失。

工党农业及资源业发言人费吉邦( Joel Fitzgibbon)称:“在(总理)莫里森( Scott Morrison)承认他的错误、咽下他的骄傲,并投入适当的经历来修复与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前,我们的经济究竟还要承受多大的伤害?”

虽然贸易战的成本很难量化,但西澳大学珀斯美亚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的研究显示,受到公开或未公开制裁影响的对华出口七大产业,去年的出口总值是477亿澳元。

其中包括价值193亿澳元的商品出口、121亿澳元的教育服务出口,还有163亿澳元的旅游服务。但鉴于新冠疫情导致各国关闭边境,因此后两者受到的影响目前与贸易战不大。

专家警告,尽管某些行业,例如煤炭和牛肉等受到了影响而贸易量减少,而不会降到零。澳受到技术性进口许可禁令打击影响的澳洲牛肉屠宰场正在寻求推翻禁令以恢复贸易,其他肉类屠宰场的出口仍在继续。

某些产品,包括目前被中国加征了80%的保护性关税的大麦,今后有望销往世界其他市场,但可能会被压价。

澳洲贸易部长伯明翰再三表示希望和中国举行部长级对话。(《卫报》图片) 

农民担心遭遇更广泛的混乱


全国农民联合会(NFF)表示,农民们“持续担心对华农业出口受到实质及宣传上的干扰,包括大麦,牛肉,酒类以及最近期的棉花。”

据悉,中国占了澳洲农产品年出口量的28%。

NFF行政总裁马哈尔(Tony Mahar)认为,“澳中关系在互惠和尊重的基础上,持续积极发展至关重要”。他呼吁政府通过相关部长,继续和中国方面接触以寻求对话。

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 Simon Birmingham)周二晚间则向《卫报》重申,澳洲继续“敞开大门和中国继续相互尊重的部长级对话”,他还称澳洲信奉“各国相互尊重主权、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鼓励合作的伙伴关系。”

在伯明翰做出上述表态前,澳洲总理莫里森曾多次表示澳洲将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不屈服于经济压力。

澳洲今年早些时候,还率先呼吁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和处理方式进行国际调查,中国方面对此感到愤怒,并认为这是针对中国的政治行动。

珀斯美亚中心的研究主任威尔逊(Jeffrey Wilson)认为,澳洲想和中国方面就贸易措施展开双边对话的努力已经失败。自今年5月以来,虽然伯明翰一直都希望和中方贸易部长进行沟通,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威尔逊认为,对澳洲而言一个可信的选择,是将贸易争端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进行独立裁决。

他称:“澳洲在大麦、棉花和煤炭方面的胜算很大。”

虽然某些评论人士认为澳洲应该通过某种方式来“缓和”澳中关系,但威尔逊认为这不具有政治现实意义,因为在两国关系中存在众多“无法如愿消失的紧张因素”。

他还表示澳洲不应为了短期的贸易利益,而在外交层面做出妥协。

 塔州参议员艾本志被指“麦卡锡式操作”。(《卫报图片》)

贸易战,澳中人民皆是输家

工党贸易事务发言人金恩(Madeleine King)呼吁澳洲政府“向澳洲矿业及农企,以及与中国有深厚商业联系的高管寻求建议。”

她还认为政府“应该举办论坛,以听取严重关注澳中关系的企业领袖的意见。”

“这将为政府提供切实可行的建议,而且还能向所有人表明我们重视对华贸易关系。”

金恩还呼吁政府在与中国沟通时“更注意分寸”,“叫停后座议员的麦卡锡式操作”。她还特别指出了塔州参议员艾本志(Eric Abez)近期在公开听证会上,要求3名澳籍华人无条件地谴责中国。

她说:“总理和高级部长应该利用一切机会,来强调澳洲和中国人民都将成为两国贸易量减少的输家。”

今年前9个月,澳洲煤炭对华出口事实上同比还增长了14%。(《卫报》图片) 

澳洲煤炭出口前景不明

澳洲政府目前仍在试图厘清煤炭和棉花出口遇阻的影响程度。

本月早些时候,必和必拓(BHP)透露部分中国客户近期推迟了煤炭采购,但该公司发言人对受影响的程度等细节未予说明。

有报道称,中国当局8月初曾联系其公共事业及工业买家,要求立即中止进口澳洲煤炭。

据全球原物料和能源价格报告机构Argus的记者克拉克( Jo Clarke)称,中方下达的是口头通知,他的同事们见到满载澳洲煤炭的船只在排队进入中国港口时,突然出列并转而驶向其他目的地。

克拉克表示,中国的煤炭实施的是非正式的配额制度,将每年进口的煤炭数量限制在2.7亿至2.9亿吨左右。自2016年煤价暴跌威胁到中国本土煤矿的生存后,就开始实施了这一政策。

这意味着如果中国进口的煤炭已经达到了配额上限,那么在年底之前都会暂停进口。

克拉克还称,因为中国其他的部分供货商削减了自身的出口,而且澳洲的其他一些目标市场,例如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等也停止大量进口煤炭,所以事实上在今年前9个月,澳洲对华出口煤炭量超过了去年同期。

Argus汇编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期间,澳洲对华出口煤炭近7500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4%。

她认为当中国某些时候称不再需要澳洲煤炭时,其实是因为配额已经填满了。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明年会发生什么。中国方面会不会因为澳中关系紧张而调整配额制度,或是重新开始分配配额,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澳洲的另一重要出口产品——铁矿石至今似乎还没有受到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

克拉克称,甚至连中国将停止进口澳洲铁矿石的风声都没有听到。但她也警告,中国正在寻找可以长期供应的其他选择,例如几内亚。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