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频道旅游
 生活频道生活
 移民频道移民
 生存手册手册
 澳洲论坛论坛
 澳洲同城同城

两名恐怖份子被爆常在墨尔本CBD摆摊向路人传教

[2018-11-24 13:14]

所以说,在国外不要随便接传单啊!

走过路过,谁也不知道他们也会是恐怖分子

很多朋友刚来墨尔本(Melbourne)的时候会发现,“啊,原来澳洲也有好多发传单的呀~~”

走在City的街头会发现很多类似于传教的展台,还会有人和你打招呼,然后递给你一些类似宣传教义一样的小传单。

然而,这不是你最开始想象的宗教自由。就在这两天,澳洲媒体开始报道一条新闻,震惊了小编:

被指控的恐怖分子Samed Eriklioglu (26岁)和他的兄弟 Ertunc Eriklioglu (30岁)在被指控策划大屠杀前,已经花了数年时间试图让墨尔本人皈依伊斯兰教。

据Herald Sun的报道,这对来自墨尔本西北部的兄弟经常会前往CBD传教,试图倡导人们信仰伊斯兰教。

Samed和Ertunc经常会在Swanston St ,Flinders St以及Bourke St上布置自己的展台,向周围的人宣传,试图说服路人能够入教。

没错,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呢?他们的站台经常就是在这个位置:墨尔本CBD Bourke St的Vodafone外面、Telstra对面的这个街角。

“Alhamdolillah(赞美上帝)的一个兄弟今天在墨尔本的街道上拥抱了伊斯兰教,”一条文字写道。

“愿安拉奖赏我们亲爱的兄弟们,他们每个星期六都到城里去传达安拉的信息。”

据悉,18个月前,这对兄弟就曾在一次重大反恐行动中被捕。

而和他们一样的共同被告Hanifi Halisand等人已被证实来自保守的伊斯兰青年组织IISNA MyCentre。

IISNA MyCentre的组织者Nasser Mohammed说,Samed兄弟俩于2013年开始在街头布道,但大约一年半前就停止了。

“他们不想再这样做了,”

“人们和他们争论得太多了。”

“他们说他们不希望和人们争论。”

Nasser还记得Samed兄弟俩带着19岁的共同被告Hanifi也来过几次。

(右边是被捕的兄弟俩)

但当Nasser听到Samed兄弟因为涉嫌试图谋杀澳洲人而被捕时,表示自己感到震惊。

“我真的很惊讶,”他说。

“你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是什么。”

这些被指控的男子多次被拍到举起右手食指,这一手势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有关。

竖起的食指

对于“伊斯兰国”的追随者来说,一个竖起的食指已经成为他们事业的标志,意味着决不妥协。

当“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举起食指,他们是暗指“taw hid”,可直译为“认主独一”,是伊斯兰教的核心概念之一,教徒们每日祈祷都会包含这句话:“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然而,兄弟两人的父亲Armagan Eriklioglu并不赞同。在他看来,一个手势只能代表一个造物主,只是表示兄弟俩信仰真主。

“我们每周都在这座城市做宣讲,宣扬伊斯兰教。”

(兄弟俩的父母)

而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显示,这对兄弟常常独自一人和成群结队的年轻人一起站在iisnab旁边,穿着t恤,拿着小册子合照。

IISNA创始人Samir Mohtadi,又名Abu Hamza,此前一直饱受争议。

(Samir Mohtadi)

2009年,他就因对强奸持激进观点而受到抨击。他的网站声称,妻子们可能会将强奸与“强势丈夫”混为一谈。

2004年IISNA主办了一个由英国印度传教士Zakir Naik主持的演讲,随后其观点被禁止在其他国家演讲。

目前,Abu Hamza拒绝接受采访,并拒绝对这对兄弟以及他们在该组织中的角色发表看法。同时还否认了最近接收到的恐怖指控。

澳洲是否会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近年来,澳洲一直有着和恐怖袭击相关的各种事件发生,就连媒体都忍不住讨论:澳洲会不会成为恐怖份子的温床?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家发现越来越多被逮捕的恐怖分子居然本身就是生在澳洲,长在澳洲的人!

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全球恐怖主义研究中心(Global Terrorism Research Centre)的研究员Andrew Zammit对33名在澳大利亚因涉嫌圣战行为而被起诉的个人的背景进行了开创性分析。

(Flinders St火车站旁放置了防止恐袭的路障转头)

Zammit发现,虽然这些人计划实施暴力的动机不同,但他们有许多共同的特点。

这些特点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谁是激进分子,他们是如何激进的,从而可以为土生土长的激进恐怖分子建立一个指示性的形象。

在欧洲,发动圣战袭击的人中有49%是土生土长的,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51%。

但令人担忧的是,Zammit发现澳大利亚的这一数字更高,达到了55%。

他的分析发现,这些人除开本身就是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另外大约30%的人在成年之前(10岁前)移民到澳大利亚。

“绝大多数样本是在澳大利亚长大的。”

在目前被指控恐怖份子起诉的33人当中,所有人都是男性,年龄往往较年轻,平均年龄为27岁。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已婚,有一个或多个孩子。

(警方在调查兄弟俩的家)

他们的教育水平普遍较低,只有少数人完成了高等教育,大多数人没有完成高中学业。其共同点之一就是社会经济劣势。

但Zammit也指出,信仰伊斯兰教并不等于会成为恐怖份子。很多被指控为恐怖份子的人都有长期酗酒或吸毒的历史,这一点就已经违背了伊斯兰教的教义。

(图片源自网络)

Greg

Barton是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阿尔弗雷德·迪肯研究所中关于全球伊斯兰政治(Global Islamic

Politics at the Alfred Deakin Institute)的主任,专门研究澳大利亚的极端主义运动和激进化进程。

Greg教授说,那些试图让潜在恐怖分子变得激进的人,几乎总是把目标锁定在符合某种特定特征的人身上。

(图片源自网络)

“他们通常是脆弱的年轻人。他们可能感到孤独,他们可能缺乏强有力的榜样或父亲的形象,他们渴望有人让他们感到受欢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特质可能让这些人更容易被老练的恐怖组织激进化。

“人们可能很快就会做一些在团队中无法想象的事情。”

很难相信,那些在路边宣扬教义,笑得友善的人可能转身就是策划恐怖袭击的人。

在针对恐怖袭击的这条路上,澳洲还需要更加努力啊!

本文二维码:
 
 
 
 
确认回复
 
 
相关阅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联系我们 | 邮件列表 | 友情链接 | 沪ICP备17043457号-1

扫码关注 澳洲无忧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