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爆料:中国2/3都是假外教!通缉犯都能成为万人迷!看看海外华人怎么说?

在国内念书的时候,一说是外教来上课,很多人就总觉得莫名的高大上有逼格。

但,近日澳广网却披露了一个残忍的事实:澳洲教育专家对海外招聘不合格外国英语教师的数量表示担忧,很多人受雇仅因为他们有一张“白人脸”。

据报道,在中国教书的40万外国人中,有三分之二的外教是不合格的,其中一些人,连签证也有问题。

接受采访的几名老师表示,许多学校雇佣外国人,是因为他们有一张“标志性的白人脸”。


01

因为一张“白人脸”,就能去教书,就算签证有问题

Nathaniel Kempster是一名法国和英国双国籍的公民,在2006年持学生签证来到中国。

他表示,有人找他去幼儿园教书,但他并没有有效的工作签证。

他说:“你甚至不需要是一名英语为母语者,只需要有一张白人脸,这是最重要的,这是第一个标准。”

就这样,他在周末去幼儿园教授英语,一教就是6个月。这期间,

他拿的都不是工作签,也没有执教资格证。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直到后来他的资历受到质疑,之后被相关部门带走,在警察局过了一夜。

Kempster告诉了记者一个事实,拥有外籍教师的学校都格外赚钱,所以他的雇主宁愿支付罚款也不愿雇佣当地教师。毕竟与赚的钱相比,罚款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Kempster说道,“在中国,来自西方的都被认为是优越的,”

“而且,只要你是西方人,人们就认为你显然非常擅长英语,尽管有些人并不是。”


02

招聘启示:白人,会说英语,没了。

如果你是一个会说英语的白人,那你肯定能在中国找到一份教英文的工作。

即便你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教师证,没有工作签证,

很多学校还是会愿意聘用你。你甚至不用自己去投简历、找工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正如挪威籍的 Eric 来到中国昆明学习汉语,刚到中国不到两星期,就找到了一份兼职教英语的工作。

他回忆说:“当时我就站在路边一家面摊前时,一位女士上前主动询问我‘要不要来我们学校工作?’,然后就微笑着塞给了我一张名片。‘明天就可以开始上班。’”

“我当时就懵了,我告诉她我还不会说中文。而且我的母语也并不是英语。”

“但她说没有关系,还一直问我要不要去试试。于是我就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Eric 兼职的这所培训学校位于昆明市中心的一栋大厦里,每周都会有一天在这里租一间房当教室。

第一天过去的时候,老板告诉他两个小时后就开始上第一节课。

在这里教书并不需要考托福什么的;也不需要什么教师资格证。

而因为 Eric 没有工作签证,所以工资是私底下付给他的。即使这样,Eric 拿到的工资依旧是普通中国老师的三倍。

“我估计老板连我是哪个国家的人都不知道,” Eric 说。


03

美国通缉犯到中国竟成“万人迷”外教!

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外教都表示,雇主对他们几乎没什么要求,也不会让他们提供 ESL 教师资格证书。

即便需要提供证书,只要花300美元就能买到一张假的。

缺乏审查程序不仅导致教师未经培训就能上岗,而且犯罪背景也很难被发现。

澳广网的报道中也提到了,之前吵得沸沸扬扬的”通缉犯到中国竟成了最受欢迎的外教“事件。

当时,一位居住在美国的上海籍王女士在浏览网页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自己当年大学时代最受欢迎的外教老师,竟然是美国15名最想被缉拿归案的凶杀案嫌犯之一!

这名外教叫做Daniel William Hires,因为外表英俊潇洒、身材高大健壮,备受女性欢迎,他在学校是很多女生爱慕的对象,据说甚至曾经还被某位明星聘用为私人保镖。

但是他的私生活,似乎很不检点。

据王女士称,这名外教曾经疯狂地追求自己的朋友,被拒绝之后竟然恼羞成怒,不停地给朋友发送大量色情图片,性骚扰对方。

可知道这名外教在美国的所作所为之后,王女士惊出了一身冷汗。

根据美国司法部网站信息显示,这位Daniel William Hires来自南卡罗来纳州,他有过11年的警员经验,并且练就了一身武术格斗方面的功夫,枪法也很准,还拿过打猎执照。

32岁那年,他婚内出轨一名单亲母亲,还丧心病狂地性侵了情人10岁的女儿,被警方逮捕归案。

交了保金获释等待出庭的期间,他24岁的妻子在自己家中被人枪杀,Hires也失踪了。警方认定就是Hires枪杀了自己的妻子后逃走。

随后,美国司法部以涉嫌谋杀、性侵儿童的罪名对Daniel William Hires发起通缉。

万万没想到,他来到中国,并且做起了一份高薪又体面的工作,没有人知道他杀人犯和强奸犯的身份,而他在中国还大受追捧。


04

培训机构参差不齐

看到这里,那么或许很多人会问,是不是洋人凭张洋面孔就能做老师了?

其实不然!

想在中国做正规外教根本就不容易!

按照规定,受聘于中国境内教育机构工作的外籍教师,除了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外,必须具有大学学士以上学位和2年以上相关工作经历、或具有国际认可的专业教师资格证书,并在省级人社部门取得外国专家证和由省出入境管理部门颁发的外国人员就业证,才有资质任教。

据澳广网报道,出生于悉尼的Anya Filla-Dwehus,现在已经在中国教了18年英语,她表示,由于中国政府的严格规定,外国人很难在他们胜任的领域工作。

她说,“但是,大多数白人英语教师只是短暂地停留,教授英语,之后就离开了”。

(图片来源于澳广网)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很多外国人还是成了老师?

这些没有资质的外国人,搞个旅游签证或者商务签证进来,因为有个洋人的面孔,就被一些机构或学校请去做“外教”,成了外教领域的“黑外教”。

还有的外国人,没有任何教学资质,培训机构也可以编造学历和教学经历,给他们扣上“金牌外教”等诸多响亮的头衔。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因为具有资历的外国教师的数量是有限的,但对于每年都有数百万名学生涌入的英语教育市场来说,这个数量远远不够的。

如今,在年平均增长率为 15% 的家教行业,语言培训学校正四处搜索着白人面孔,以满足中国市场对外教的旺盛需求。

而在中国,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能说流利的英语,并且能够像外国人一样发音。

许多给孩子花大价钱上外教课的家长自己都不会英文,因此他们很难跟踪孩子的学习进度,更无法考量教师的教学水平。

“有的教育机构对外教已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明知对方没有资质,不具备教学能力,却只看重其外国人面孔,

他们要的不是有实力的外教,而是装点门面的外国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

这也是利用了家长对外教的追捧心理。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诚然,不可否认确实有些热爱教育事业,职业素养优秀的外国教师。

但却也有不少外国人,只是把教英语当成一种每周只需工作20小时,就能过上舒坦日子的赚钱工具。他们倒是没什么,

可他们的学生很可能会沦为劣质教育的受害者。

TESOL澳洲公司的董事Lynette Kim就表示,没有经过正式培训的外国人成为教师,会对学生和教师本身产生持久的负面影响。

这可能会影响学生的发音、语言表达、学习造句的能力,甚至影响他们继续学习英语的兴趣。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白人脸并不能跟高质量课程划等号。

本文二维码:
 
 
 
 
确认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