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最新!澳洲教育私有化全球第6!每年$70亿费用压垮众多家庭!负担堪比房贷

 新石器留学移民    2021-12-15   [原文]


昆士兰科技大学教师教育与领导学院研究员Anna Hogan说:“学费是家庭税后收入中的一大负担。”

“更广泛的担忧是,许多家长都觉得有必要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而这些学校往往并不比当地的公立学校好。那些认为必须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往往要牺牲自己家庭财务稳定的家长们的心理是什么呢?

01

前言



政府并不总是领导教育工作。

历史上,教育是由宗教、家庭和行会自发和非正式地组织起来的。从18世纪末开始,各国看到了通过受过教育的劳动力发展经济的机会,以及通过公立学校培养和增强民族认同感的机会。于是,政府准备承担提供这种公益物品的高昂成本,因为这对社会和经济有更广泛的好处。

对于20世纪新独立的国家来说,建立公共教育系统是摆脱殖民主义的标志。公共教育的目标无一例外地是促进崇高的理想或支配性的意识形态。新的结构取代并吸收了传统的教育结构。

然而教育也是一种私人物品。

接受更多的教育可以改善个人机会,也可能会将其他人排除在这些机会之外。那些设法爬上教育阶梯的人更有能力实现更高的生活水平和更高的回报

由于教育系统无法让人人都能身居高位,家庭会尽其所能,确保他们的后代能够跻身社会上层。

这种竞争产生了需求,反过来又导致了教育产品和服务的供应。根据国情和民族性格,在直接提供让人赢得优势的教育服务的过程中,就可能形成市场。

02

私立教育学生比例攀升

澳洲位居全球第6


而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的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

全球3.5亿儿童接受非公立教育。

全世界私立学校的比例

在大约10年内增加了7%,

小学教育从2002年的10%增加到2013年的17%;中学教育从2004年的19%增加到2014年的26%,但此后基本保持不变。

与全球大多数高收入国家不同的是,

澳大利亚持续推动

从学前教育到大学等各个领域的

教育私有化。

以盈利为目的的日托和学前教育,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具体如下所示:

到 2020 年,上营利性学前班和日托中的儿童比例上升至 85%

(配图来源网络)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对私立学校教育无止境的入学需求导致非公立学校入学率不断上升,同时在中学和大学部门的私立教育也在不断增加。

澳大利亚非公立学校

中学生的比例

从2015年的41%上升到2019年的46%。

在高等教育中,这一数字从2015年的17%上升到2019年的20%。

(配图来源网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

澳大利亚

是高收入国家私立学校教育率比例

最高的国家之一

仅次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拉圭、智利、巴林和英国。

03

家庭每年承担70亿澳元学费


保守估计,

澳大利亚家庭

每年缴纳的学费累积为70亿澳元。

虽然公立学校的费用通常是自愿的,平均每年434澳元,

而天主教学校和中等私立学校每年收费则在2300澳元到7538澳元之间,

而最昂贵的私立学校费用则急剧上升,除了其他费用外,这些高收费私立学校的学费通常高达3万澳元以上。

为了支付这笔费用,父母们不得不重新提取抵押贷款,使用信用卡债务,并要求大家庭成员(通常是祖父母)帮助支付一部分费用。

2020年澳大利亚奖学金组织对家长的一项调查发现,

  • 五分之三的家庭因私立学校的费用而承受“a little” and “some”的经济压力。

  • 有孩子就读于高收费学校的中产家庭感受到的压力最大。

Hogan博士说:“澳大利亚父母普遍认为,私立中学教育对他们孩子的生活机会很重要——社会地位和权利感,以及校友人脉、父母和学生的抱负。”

“因此,让孩子上私立学校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投资,而非一种消费行为。

Hogan博士对向家庭提供教育学费分期支付计划的 EdStart 公司特别感兴趣。

EdStart公司创始人Jack Stevens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的客户一般不是高端学校的家长,而主要是学费在8000至2万澳元之间的中等私立学校家长。

该公司目前拥有600所学校业务,自2017年成立以来已经资助了3亿澳元的学费,而该公司可以从中获得3%的交易费。

Stevens先生说:“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的业务每年都要翻一番。”

“我们也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参与其中。”

虽然Stevens博士没有直接批评EdStart,但她表示,这种金融解决方案正在增加私人债务水平,同时使这种学费支付形式正常化

她还指出,这样做有助于减轻政府为健全的公共教育系统提供资金的责任。

04

导致社会分层隔离

剥夺公立教育发展


虽然选择私立教育的部分动机是为儿童提供竞争优势,但报告指出,

这正在推动社会分层和隔离。

报告说:“教育选择决定了孩子的生活。”

“父母不仅要简单计算财务成本和收益,还要考虑多个互相关联的因素。”

“关于教什么、如何教、由谁教以及在哪里教授的选择反映了家长和其他教育利益相关者互相竞争的世界观和愿望。”

当富人家庭和中产家庭都涌向私立学校时,则剥削了对公立教育的支持,并导致其资金不足,会进一步导致公立教育质量下降。

而政府领导人中的精英主义则增强了他们对不平等的容忍度,减少了他们对保护公共教育和受益于公共教育的弱势群体的承诺。

澳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澳洲当局一直在对学校资助进行改革,试图确保更加公平的资源分配,但事实上却愈加不公平。(荒谬改革!私校所获资助是公校的10倍!贫弱学生10年内人均仅增加155刀…

根据最新的联邦预算文件显示:

所有学校将获得创创纪录的244亿澳元联邦资金

但却不能保证按需进行分配,
收费较高的私立学校(这里包含天主教学校)依然成为最大赢家,
获得的联邦资金达到了147亿澳元
比2020/21年增加了17亿澳元,
增幅达13%

(配图来源网络)

承担了澳大利三分之二儿童教育的公立学校
却只获得了97亿澳元资助!
比去年增加6.75亿澳元,
增幅仅为7.5%。
而在疫情期间,700所私立学校获得了7.5亿澳元的Jobkeeper 补贴,而遭受资源短缺的公立学校却无权获得这一补贴。(详情点击-澳洲私校被指太贪婪要求退款!盈利仍获$7.6亿补贴!就连“邪教”学校也份!

而以澳洲前总理Tony Abbott所率领的内阁成员为例,

其约82%的官员都是私校出身!

而且私校毕业的商业精英存在“抱团儿”的现象...(详情点击-澳洲商界大佬出自这些学校!他们告诉你:花大钱进私校扩人脉可行吗?

(详情点击-澳洲私校PK公校人脉圈!50多位大佬就读的学校名单公布!他们这样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检测报告》负责人Manos Antoninis表示,长的额外捐款进一步加剧了不平等。

“在澳大利亚,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就是家长的贡献,这加剧了学校之间的不平等。”

“在墨尔本,学校董事会可以要求家长支付三类额外费用:基于学生学习项目、可选项目和自愿捐款。”

“虽然从2013年到2016年,墨尔本公立学校的家长平均贡献超过975澳元,但富裕地区学校的家长贡献则是贫困地区学校的三倍多。”

专家指出,“在一个公正的社会里,我们不能让富人家的孩子和少数彩票中奖者获得优秀的教育,而让那么多穷孩子上不合格的学校。”

“在一个公平的社会里,教育不应该是奢侈品。”

05

更多父母不得不背负

堪比房贷的巨额学费

与此同时,更多家庭涌向私立学校,因为父母希望精通技术的私立学校在封锁期间能让学生更加轻松地在家学习。(详情点击-疫情后全球父母涌向私立学校!澳洲也不例外!专家揭示原因…

“特别是在维州和新州,私立学校通常能够迅速地转向在线学习。总得来说,他们拥有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豪华资源。”

(配图来源网络)

但,选择私立学校的家庭们,却不得不面对持续攀升的学费成本。
悉尼的
St Andrew's Cathedral School

明年向高年级学生收取35373澳元学费

增幅达到3.25%

在给家长的一封信中,学校将学费增加的原因归咎于联邦政府资金削减、教师加薪以及租赁和保险费用上涨。

信中指出,明年所有教职员工加薪2.5%将使学校损失300万澳元,而学校还不得把雇佣额外员工来支付超过正常数量的产假员工。

由于影响所有私立学校资助的改革,学校得到联邦政府的资金将减少。

“请放心,学校知道教育你的孩子是一项昂贵的业务,我们不希望收取超过维持学校持续健康运营所需的费用。”

“如果你想讨论在我们正常运营限制范围内可能提供的选项,例如延长付款期限,请任何遇到经历压力的父母或者看护人与学校联系。”

(部分已经公布2022年学费的私校费用增幅)

达尔文的一所顶级私立学校,

The Essington School

费用增幅达到14.9%

至12830澳元

这是在去年类似的价格上涨之后发生的,该校也将其费用上涨归咎于联邦资助改革获得的资金减少。

(配图来源网络)

悉尼著名私立男校,也曾是新州前州长Mike Baird母校的

The King’s School

学费涨幅4.5%

至40007澳元

(配图来源网络)

《澳大利亚人报》对私立学校费用的一项调查显示,

大多数学校将2022年学费涨幅与通货膨胀保持一致。

尽管高年级学费上涨了2.6%,达到了43660澳元,但澳大利亚最昂贵的私立学校

Geelong Grammar 

Timbertop校区

仍有等候名单

这相当于每年200万澳元的抵押贷款利息,

远高于维州业主每年39496澳元的房贷还款中位数。

而该校在2020年还收到了830万澳元的 Jobkeeper 补贴。

(配图来源网络)

墨尔本顶级私立男校

Trinity Grammar School

学费上涨3.5%

高年级学费达到35872澳元。

学校将其学费涨幅归咎于教师加薪。该校2021年冻结了工资和学费,但将在2022年给予员工3.25%的加薪。

(配图来源网络)

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圣公会女校——位于悉尼东郊的

St Catherine's School 

将明年学费提高2%

至37322澳元

(配图来源网络)

昆州最昂贵的学校,

Brisbane Grammar

明年则将高中费用增加2.7%

至29000澳元

(配图来源网络)

这可以与该州平均31899澳元的住房贷款偿还金额相媲美。

而去年该校从Jobkeeper 中获得了310万澳元补贴。

其姊妹学校,昆州著名的私立女校

 Brisbane Girls' Grammar

明年将把学费提高 2.8% 

至 27325澳元

(配图来源网络)

布利斯班的

The Anglican Church Grammar School

通常被称为Churchie

学费上调3.5%

高年级费用达到24784澳元

以下是各州部分学校2022年学费涨幅的情况:

而悉尼、墨尔本等众多高收费学校尚未公布2022年学费。

独立参议员 Rex Patrick要求盈利的学校偿还疫情期间7.5亿澳元的Jobkeeper 款项。

“数百所不需要支持的私立学校通过Jobkeeper 计划从辛勤工作的父母那里拿钱。”

“现在他们要二次从父母的腰包里掏钱。”

(内容来源heraldsun,theaustralian,《全球教育检测报告》,部分图片内容来自网络网)
欢迎留言又或者添加私校小姐姐或者公校小姐姐,加入澳洲中学咨询群或者墨尔本私校群墨尔本公校群,和家长们交流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澳洲中学
澳洲首个专业的中学公众平台
*以上内容发布于公众号:新石器留学移民,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发表评论

微信号:newstonegroup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专业的移民局持牌移民留学公司,擅长处理各种疑难案例!提供学生签证,技术移民,配偶移民,父母移民,投资移民,雇主担保等各类签证服务!最新鲜的澳洲留学移民资讯,最深度的政策解读!中国时间8:30-22:30,一周7天咨询不间断!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