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我对美国失望了......”华人夫妻放弃美国绿卡和高薪,8个月移民新西兰

 发现澳大利亚    2021-04-12   [原文]



受访:Owen Xu

撰文:文朝


“为什么要离开美国移民新西兰?”


这是今年33岁的Owen Xu,被问过最多的问题。




01
名校毕业、百万年薪

他们是美国华人中的精英


Owen出生在中国四川,学霸、985高校理工男,是他的标签。


2011年,他拿着全额奖学金去美国攻读硕士。在一次教会聚会上,认识了同是学霸的妻子。


Owen2013年毕业后在美国大型私企Koch石油公司做机械工程师,妻子在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德勤做审计。


名校毕业、百万年薪家庭,别人眼中,他们是美国华人中的精英夫妻。



直到2016年,他们考虑离开美国。



02
他赴美读博

却因被导师歧视被迫退学


当Owen第一次踏上美国这片土地时,他是满怀憧憬和抱负的。


2010年,还在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工程系读大四的他,就拿到了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硕博连读的全额奖学金。


他可以直接到美国攻读博士,方向是纳米电器。


那个时候他才21岁,怀着“学成归国”的梦想,他来到这个被称为美国最美丽的小城之一——Boulder市留学。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却是他“留学噩梦”的开始。


他的导师,这个决定着他留学的成绩、奖学金甚至是能否顺利毕业的人,却公开歧视中国留学生。


由于他的导师之前和一些中国留学生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因此一直对中国留学生持有偏见,并且不希望带中国留学生做研究。


那时的Owen也是年轻气盛,面对偏见他没有沉默,而是选择公开对抗导师。


然而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自然是自讨苦吃。


他被迫离开了导师的研究团队,甚至退了学。


这对一直怀有赴美读博梦想的他来说,着实是不小的打击。



和Owen一起被导师歧视的中国留学生向学校发起了申诉,虽说最后中国留学生“赢”了,但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


Owen这时早已返回中国,退而求其次申请了新的美国大学的硕士项目。


2011年,他再次回到了美国留学。虽说也是拿着名校的全奖,但一年的宝贵时间和读博的机会,却再也回不来了。


这段被导师歧视的经历,也让他对美国失去了最初最美好的想象,为他随后离开美国埋下了一个“因”。



03
他们为何决定离开美国?

因为川普、绿卡、后代、治安……


除了在学校的被歧视经历,在工作中,Owen也听过非常多的对中国的负面评价,甚至有人会公开说“中国制造都是烂货”


然而,促使Owen和妻子离开美国最大的原因,便是川普和希拉里竞选时期美国社会的极端化和巨大撕裂。


“这让我感觉到一个国家的堕落正在发生。”


Owen预见到自己也会受到中美关系的巨大影响。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时预见到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因为中国的发展强势,后面就会像当年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冷战一样,而受到牵连的就是我们这些华人。”


与此同时,他对美国的移民政策非常不满。


“作为在美国核心的化工工业做贡献的人,绿卡却因中国人排期问题至少要等5至6年,我觉得人生不能浪费在等绿卡上。并且美国绿卡也不是永久的,对于想要长期回国照顾父母的我来说,没有太大意义。”


Owen决定离开美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家庭和后代



在美国这几年,他看到很多华人后代因为是少数族裔常常被忽略。


“华人很难成为一个被关注、关心的群体。就算孩子进了常春藤,当他进到美国残酷的职场和政治体系后,也会很难建立起自信心。”


更让他担忧的,还有美国的治安


“我想给我的家人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在我们居住的城市Tulsa,每年有近百人死于枪击,入室盗窃每天都在发生,我们家也未能幸免。


Owen家附近50米的地方就发生过路边枪击案,妻子当时吓出一身冷汗,这更加坚定了他们离开美国的决心。



04
8个月成功移民新西兰后

30岁的他却决定转行


Owen选择新西兰,主要看重的是治安、华人地位、户外运动和好天气,再加上已经移民的朋友对这里评价都很高。


由于Owen和妻子都是美国硕士毕业,而且他的专业是新西兰紧缺专业,所以整个移民申请过程十分顺利。


他们放弃了美国绿卡,但短短8个月就在海外拿到了新西兰“绿卡”。


2017年,夫妻两辞掉工作,正式移民新西兰。



妻子很快干起了会计的老本行,但此时在本地一家小型工程咨询公司工作的Owen,却开始失去了对工作的激情。


这源于他对机械行业缺乏兴趣,同时看到了自己和本地顶尖专家的差距。


“因为我不像他们一样从小玩船玩车,对机械没有基本的sense,先天不足。”


工作一年后,他并没有找到当初在美国工业界的那种成就感,索性辞了职。


2018年,Owen30岁了,别人都说三十而立,但他决定从零开始。



他重回校园,基于对数据行业的兴趣和前景分析,开始在奥大攻读IT硕士。


他开始创建数据科学群,邀请了100多位在新西兰和美国做数据的朋友分享经验。


他组队参加kaggle全球数据科学竞赛,连续一个月每天学习13个小时研究别人的程序和方法。在众多顶尖大牛中,他作为小白打败了全球近七成的参赛者。


更让他开心的是,他用数据为自己所在的社区做了一件事。



05
新移民如何融入新西兰?

他敢于跟教育部叫板


新西兰是英语国家,Owen和妻子移民后,很快就适应了。


相比美国,他们在这儿的生活也惬意多了。


“奥克兰有好吃的中餐馆,菜系比美国的唐人街都丰富,肉的品质也好很多。新西兰人比美国人更随意,人与人之间并非界限分明,这一点让我感到很舒服。”



Owen住在奥克兰北岸的Unsworth Heights区,良好的治安、轻松的环境、友好的邻居,这一切都对新移民十分友好。


不过,这里的生活也不总是风平浪静。


2019年6月,教育部要求Albany Primary School这个10分的小学,把Unsworth Heights划分出去,说是因为学生数量暴增带来了压力


学区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社区居民肯定不会轻易同意。



就在大家想方设法和教育部据理力争时,Owen做了一件事。


他开始写代码,做数据视图,用数据证明了Unsworth Heights的人口并没有给学校增加任何压力。

 

他将数据分析结果一层层汇报上去,从小区民众、Albany Primary School校长,再到当地政府。


最后,他成功说服了所有人,当地政府和小学开始联合起来反对教育部的决定。

 

这个有数据基础的反对,让教育部推迟了半年的决议。


虽说基于整体教育资源的分配问题,教育部最终还是决议把Unsworth Heights划分出去。


但Owen获得了大家的赞扬,在社区华人领导力以及数据分析对重大决策的影响力方面,他也备受鼓舞。


作为新移民,Owen觉得自己和新西兰的关系更紧密了。



2020年,这段和教育部对抗的经历还帮助他拿到了新西兰统计局中级分析师的工作。现在,他又跳去奥克兰交通局房地产部门做分析师。


30岁换行,他觉得服务他人的经验甚至比你的技术经验更重要。



06

在新西兰

面对偏见他这样反击


在新西兰生活久了,Owen也有过几次不舒服的经历。


比如他的老师曾在课堂上气愤地说:“亚洲人开车都乱开”


课上的亚裔学生都选择了沉默,但Owen会毫不客气地反驳:“数据显示,很多新西兰人开车更疯狂。


有趣的是,他的老师不仅没生气,反而会夸奖他敢于表达。


“这就是新西兰人,他们对于表达偏见是很自由的,我们也有反驳和拿出事实证明谁对谁错的自由。”


Owen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遇事不沉默,并多跨文化交流,减少个人认知导致的偏见和歧视。



作为新移民,Owen十分感恩新西兰的多元和包容。


比如AA、银行等各大机构都有中文服务,他觉得新西兰应该是西方社会中对华人最包容的国家之一


而作为华人移民,他也一直想为华人社区做点什么。


在美国时,他联合成立了华人事业互助会,上万人一起职场互助。


来了新西兰,他也开始分享自己的面试经验,帮助华人做求职咨询。闲暇之余他还组织英语角,帮助华人提高职业英语,并在教会帮助中国留学生们了解新西兰的职场文化。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新西兰,亚裔在这里还是有职业天花板的。多学习英文表达技巧、公开演讲、辩论技巧以及幽默,这是在西方国家生存的一项技能。


他希望用自己的一点经验,和华人移民一起成长。



对于Owen和他妻子来说,他们也曾怀有过“美国梦”,但最终发现新西兰更适合自己。


留学、工作、定居,在移民的道路上,他们也遭遇过一些坎坷和偏见,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发声,并为自己所在的社区贡献一份微“博”之力。


或许没有哪儿是理想国(Dream Country),只是我们选择了更喜欢的地方生活,并为之奋斗和爱。


///

扫码关注「发现澳大利亚」视频号

好吃、好看、好玩、好用

分享澳洲的精彩生活


- End -


*以上内容发布于公众号:发现澳大利亚,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发表评论

微信号:Go_Aussie
别样生活方式发现者,带你看更酷的世界。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
2021-05-10 14:4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