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疫情之下,澳洲女性太难了

 澳元    2021-04-19   [原文]

▲  关 注 澳 网   圆 澳 洲 梦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作者:Westpac、澳洲第一传媒


在过去的一年中,女性的就业率恢复不如男性


01


在漫长的COVID-19封城期间,昆士兰州的Kelly Patterson需要照顾一个一岁的孩子、两个在家上学的孩子,同时还要兼顾她的生意。


她的丈夫是一名卡车司机,由于丈夫的职业属于必要工种,而且经常出差,因此她承担了全部的家务。


毫不意外的是Patterson很难在上班时间内完成一天的工作,她只能在安顿孩子们入睡后继续工作。通常她都要工作到凌晨两点,而且夜晚还需要经常起床照看最小的孩子。


她回忆说:“早上7点半闹钟响起,日复一日。”



Patterson经营着一家叫做OHS Compliance Solutions的工作安全保障公司,从去年5月开始,她陆续收到大量的公司咨询,寻求如何执行大规模的远程办公政策的指导。她的工作越来越忙,不间断的每天早7晚7,直到圣诞节前,她由于过度劳累病倒了。


而她刚刚复工,又发现在休假期间遇到了巨大的财务打击。


“有一天我醒来,可我无法思考。我只能对丈夫说,我脑子可能坏了。”她说。


Kelly Patterson,来自OHS Compliance Solutions


“这件事更让我明白,我一个人无法同时兼顾工作和照顾孩子,我尝试去做所有的事情,最后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完成。”


02


在全球范围内,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对女性造成的打击比男性更大,因为女性主导的行业受到疫情打击最大,比如酒店、娱乐、住宿和旅游业。在这种经济环境下,“shecession(女性经济衰退)”一词应运而生。过去的大多数经济衰退主要是金融和建筑行业的男性面临失业,包括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


Westpac高级经济学家Justin Smirk解释说:“停工并不是正常的经济周期。”


“通常来说,经济衰退中会遇到的情况有资产价值失衡、中央银行提高利率、政府颁布财政政策、或是受到某种形式的外部冲击。而这一次,受影响最大的不是生产行业,而是服务行业,因为政府出于公共健康原因,不得不停止社交活动。


与其他国家一样,由于封城,澳大利亚女性的失业率增长快于男性,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显示,2020年3月至2020年5月,女性就业率下降了7.7%,而男性则为5.9%。在过去的一年中,男性就业人数减少了15,600人,即0.2%,而女性就业人数减少了49,200人,即0.7%。


随着经济开始复苏,女性重新找回工作的情况似乎比男性多,但是女性就业率的较大回升并不足以弥补COVID封城对就业造成的巨大冲击。”Smirk警告说。



华盛顿妇女政策研究所主席Nicole Mason去年提出了 “shecession(女性经济衰退)”一词,用来表达女性在这次危机中受到的不成比例的影响。她认为,美国已经深陷女性经济衰退。相比之下,Smirk的分析表明澳大利亚的情况明显更好,部分原因是JobKeeper抵消了大规模失业带来的很多损害。


03


悉尼咨询公司Equity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Angela Jackson最关心的是疫情对年轻女性就业的影响。


ABS从11月份开始的季度数据显示,与2020年2月相比,拥有学士学位及更高学历的年轻女性就业人数减少了45,000人;男性的下降幅度较小,为3,600人。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女性更多从事的是保障较少的临时工作或兼职工作。“性别歧视在一定程度上也难以忽视。” 她补充道,另一个原因是政府着重于刺激教育和养老行业的建设。


“男女之间的这种就业率差异令人担忧,因为如果这个群体的女性就业落后了,将使澳大利亚的性别平等又晚一代。”


现年51岁的Nancy Hillary对JobKeeper下个月底就要结束感到“恐惧”。


她的娱乐代理公司All Things Entertainment位于大悉尼地区,在过去一年中损失了99%的收入。虽然这个月她终于有了第一场演出预约,但仍在持续的娱乐场所人数限制,使得演出未能获利。她只好一边取出养老金,一边学习“副业”来挣钱。她还浪费了无数时间去申请工作,却只得到一次面试。


“我申请的某些工作有500名申请人,大多数都是入门岗位,我甚至还去申请采蘑菇。”她说,“25年来我一直都是个体经营者,但现在我已经无法维持基本生活,这真的很艰难。”


Smirk认为,JobKeeper结束时,女性受到的伤害会比男性更大。

失业率的显著上升造成了所谓的'经济无谓损失'。”他表示,“也就是说,在经济衰退期间失业,或者在经济衰退期间就业的人,其平均收入和资产,要低于那些没有失业或不是在经济衰退期间就业的人。”


04


展望未来,修复劳动力中女性就业水平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可能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高昂的育儿成本


Westpac高级经济学家Justin Smirk


尽管去年政府曾经暂时提供免费托儿服务,但现在收费已恢复到COVID之前的水平,一些专家表示现在是时候改革了。Jackson表示,目前来看,许多家庭在决定是否工作时,考虑的不是他们想做什么,而是他们要花多少钱来照看孩子,以及这样做是否值得


“政府需要重视到这一次经济衰退与以往不同。”来自堪培拉智库Australia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Matt Grudnoff说, “公立学前托儿机构可以直接雇用大量女性,在短期内刺激财政,并提高长期的劳动参与率。”


但Covid-19封城也带来了一个积极影响:人们已经接受像远程办公这种更灵活的新型工作方式。Smirk认为,这种工作方式使父母能够更加平均地分摊照顾孩子的职责,这对男女双方都有益。


Smirk补充道,过去十年来,女性参与劳动力的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这种潜在趋势是由于有更多女性在大学学习、进入劳动力市场、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以及留在职场的时间更长造成的。同时,澳大利亚的经济正从以生产为基础转变为以服务为基础,这会为女性就业带来更多机会


“但是,女性可能会主张,女性经济影响力的提高速度并没有赶上女性占经济活动比例的增长速度,它仍旧落后甚远。”Smirk表示。


更多精彩资讯
敬请关注澳网
*以上内容发布于公众号:澳元,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发表评论

微信号:AustraliaInc
澳大利亚权威公众平台 | 曾获澳大利亚官媒报道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
2021-05-06 17: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