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女性现在有多难?墨大一份报告揭露了真相

 墨尔本微生活    2021-12-12   [原文]

公平吗

项新的研究表明,澳洲女性每周无偿劳动时间较男性多出21小时,同时承受着更大的心理压力,而这种状况,从疫情前就开始了。。。


本周二,墨尔本大学发布了《年度家庭、收入和劳工动态调查报告》,该报告分析了来自9500个家庭的17500人,颇具代表性。同时,报告还分析了2019年疫情爆发前的数据。

报告显示,疫情使得经济停摆,贫困人口增多,也让本就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和青年群体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相较于其他群体,这两类人群的精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前者是饱受无偿劳动之苦,而后者则是想拿到职场的入场券都艰难。


女性无偿劳动时间远超出男性

2019年,女性无偿劳动时间远超出男性,对于已婚已育的女性来说更是如此。尽管调查显示,自2002年至2019年,男性和女性无偿劳动时间差距缩短,由28.8小时减至20.9小时。


男性渐渐承担起了更多家务——他们的无偿劳动时间由2002年的24.7个小时增长至2019年的27.8个小时,但研究人员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女性无偿劳动时间缩短,由2002年的53.5个小时缩短至2019年的48.7个小时。


家务是女性无偿劳动的最主要形式,其次是育儿。在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女性无偿劳动时间就开始急速增长。


女性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38%的女性表示她们“经常”甚至“一直”觉得时间不够用——这一状况自2001年持续至今——而男性有同样焦虑的比例则从2002年的34%下降至29%。


“带小孩的女性是最有时间压力的,原因很明显”,报告作者Roger Wilkins教授表示。


国民心理健康状况堪忧

报告显示澳大利亚国民心理健康状况令人担忧,2019年23%的女性和19%的男性表示有精神压力。而2007年这一比例分别为15%和18%。


青年群体也承受着更大的心理压力,15至24岁的人群中,30%的人表示内心饱受困扰。而2007年这一比例为21%。

报告作者之一Ferdi Botha博士表示,尽管这可能是因为人们更加关注心理健康,“人们不再觉得有心理问题难以启齿,更愿意据实相告”。但如此大幅度的增长仍令人心惊。“现代人与社会隔绝,人们愈发感到孤独,而孤独是导致抑郁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经济形势对心理健康的影响也不容小觑,Botha表示高收入群体承受的精神压力往往更小。


收入流动性减弱引人担忧

收入流动性即个人提升自身经济地位的能力。Wilkins表示研究显示收入流动性减弱,这令人担忧。研究发现,2001至2006年,32.2%的低收入群体能够改善自身经济状况,而2013至2018年,这一比例降至30.9%。“人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贫困陷阱”Wilkins表示,他认为这是由于福利支出不够。


相比之下,高收入群体经济地位更加稳固,2001至2006年,70%的高收入人群经济地位,而2013至2018年,这一比例增长至74%。,这表明经济缺乏“活力”,Wilkins表示。


而相对贫困人口比例则由2016年的9.8%增长至2019年的11.3%。不过明年统计时,贫困人口有望减少,因为政府在疫情期间曾短暂地将失业补助增加了一倍。


生长痛:挡在成人世界前的那道坎

研究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父母住在一起。2019年,女性群体中18至21岁的女性有72%和父母同住,22至25岁的女性则有一半和父母住在一起。而2001年,这一比例分别为67.7%和32.3%。


“过去15年,迈入成年世界走向独立变得更加困难。经济独立,成家立业都是实现完全独立的标志”。Wilkins表示年轻人很难找到全职工作,而毕业生们则发现工作后收入很难有突破。


研究还发现情侣们更倾向于同居。尽管37%的情侣表示没有同居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但在有8年恋爱长跑的情侣中,未同居的比例仅占2%。


看完有没有觉得女性好难,最后小微想做一个小调查,你家是谁做家务呢?答案可以在评论区告诉小微哦!

来源:Guardian Austrilia

*以上内容发布于公众号:墨尔本微生活,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发表评论

微信号:melvlife
关注墨尔本微生活,我们提供你想知道的,关于墨尔本的一切!联系小微:newmel3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