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澳媒:中国已停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

 壹本乐活    2020-10-16   [原文]



转眼间中国已经过完了国庆,北方的很多城市开始进入了深秋,冬季用电高峰就要来了。

但根据南华早报报道,近日在中国沿海排队等待清关的船只,装载多达700万吨煤炭。往年这段时间,通常只会装载400 - 500万吨煤炭。

为什么有这么多煤炭堆积在港口?

据Bloomberg报道,日前华能国际,大唐国际发电公司,华电国际和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等多家国有企业已收到中国海关的口头通知,立即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的动力煤和炼焦煤。


消息一出,澳洲这边立刻“懵圈”了。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表示已经马上打电话给中国有关部门了,但还未得到回应。

别忘了煤炭是澳大利亚的一大经济命脉,而其中有四分之一的产量出口到中国!

如果中国这条经济通道受阻,对澳大利亚将有什么样的影响?

对于此事,华能国际电力和华电国际拒绝置评,大唐国际发电公司和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尚未对此发表评论。但据可靠信息来源,其中一家国企已经取消了向澳大利亚公司NAR订购5500千卡/公斤高灰分煤的订单。

尽管还没有黑纸白字的澳大利亚煤炭禁令时间安排表,但据可靠消息称,在两国政府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缓和之前,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将困难重重。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数据分析,尽管中国煤炭进口配额最早于今年4月受到打击,但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动力煤出口一直相当稳定。

普氏能源资讯(Platts Analytics)称,今年1月至8月,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了3860万吨动力煤和3160万吨冶金煤,分别比去年同期的460万吨和850万吨有所增长。

但8月份就不对劲了:

根据普氏分析,8月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数量同比明显减少。中国一些港口2020年的煤炭进口配额已经用完。

那么中国方面最新对此是怎么回应的呢?

在今天(10月13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关于2020年前三季度进出口情况介绍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
“据报道,中国海关部门告知一些工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的煤炭。这个情况是中方政策的正式调整吗?原因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先是引用了中澳贸易数据:

前三季度,中澳贸易总值8597.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1%,占同期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1%。其中,对澳出口2589.5亿元,增长9.5%,自澳进口6007.8亿元,下降5.1%。从主要贸易商品看,前三季度,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占出口值的75.7%。自澳大利亚进口的主要商品为铁矿砂、天然气和煤,占进口值的76.4%。”


并补充道:

“中国海关将进一步加强对相关产品的进口监管,有关情况请向有关主管部门了解。”

为什么大家对于这条新闻都这么“杯弓蛇影”?

中国一旦真的禁运煤炭,对于澳洲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资源一直是澳大利亚的主要出口产品。

2019年,煤炭超越铁矿石,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品,其中约四分之一流向中国。在澳大利亚,采矿业积攒了大量的财富,甚至比传统的大型旅游业、教育和农业部门有更丰厚的利润。

中国是澳洲煤炭的主要出口国 / 图:Bloomberg

2020年上半年,澳大利亚用于炼钢的冶金煤出口激增67%,原因是中国启动了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经济从新冠病毒疫情中复苏。

但是中国海关限制澳洲煤炭进口的消息出来后,本周一澳洲煤矿类股暴跌,Whitehaven下跌逾6%,能源类股下跌1.3%。同时,随着公用事业转向天然气作为基本负荷电力,以及冠状病毒抑制经济增长,在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已经面临出口暴跌170亿美元的影响。

澳洲总理莫里森在担任财长时曾在议会上挥舞着一块煤炭宣传(右) /图:Dailymail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能源市场观察人士都知道,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正在转型,逐步淘汰煤炭。

最新统计显示,全球超过100家金融机构已经结束或限制煤炭融资。而且矿业经济效益的稳定性已经不复从前。2018年中以来,全球动力煤价格已经下降超40%。

去年2月,中国大连港开始限制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当时澳洲方面希望中国对于这场“禁煤风波”作出更清楚的解释,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此表示,中国海关对所有进口煤炭,包括澳大利亚煤炭的清关都是正常的,并强调,“中国海关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对进口煤炭的安全质量进行风险监测和分析并采取相应检验和检测措施。”

如果中国对澳大利亚资源的需求持续减少,那么无论原因如何,都会对澳洲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与此同时,随着最近中澳关系的关系可以说是几乎跌落到了冰点,澳大利亚这个可能是全世界经济上最依赖中国的国家,也正在尝到来自中澳贸易破坏性打击的苦楚:

大麦、牛肉、红酒……这一长串被中国挡在门外的澳洲行业“黑名单”仍在继续书写。


但这一次轮到煤炭,其实也并没有很令人惊讶。

因为在中国,这是为数不多可以满足自产自销的大宗商品之一。据彭博社报道,中国的开采和燃烧量占全世界将近一半的储存,中国本地的发电厂也只会进口很小的一部分燃料。在动力煤进口中,澳洲占了不到四分之一;但高质量炼焦煤在中国的产量较少,中国炼钢厂还是依赖于进口,其中澳大利亚的份额超过60%。

实际上,除了煤炭之外,更多的澳洲出口行业也在瑟瑟发抖:

澳洲奶业就是一个很鲜活的例子。

图:Bloomberg

中国当之无愧是澳洲奶制品的第一进口商,在过去五年内甚至把市场份额翻了一番。但自从蒙牛收购Kirin案“胎死腹中”之后,这个行业一直是高度警戒状态,而且最近已经有进口限制的蛛丝马迹了:

据报告称,中国本地正在提升本地奶制品产量,今年上半年产出增长了4-4.5%,而且奶牛数量将在未来几年内会有所提升。这对于澳洲奶农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与此同时,澳洲铁矿石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

不过,铁矿石可能成为靶子的可能性稍微会小一点。因为澳大利亚毕竟主导了中国的铁矿石供给,占据超过60%的市场份额,第二名巴西只占了不到20%。

图:Bloomberg

也就是说,一旦中国真的禁运澳洲铁矿石,巴西很难吞下这个市场大篓子。

那么另一个“大靶子”液化天然气呢?

据统计,澳大利亚在今年中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总额中占据了高达近一半的份额。最近几年来,该份额更是增加了不少。与此同时,澳洲新建了许多天然气新项目,其中昆州两个大型项目就有中国合作企业的身影。


图:Bloomberg

这些时间线延长到2030年后的合同,规定每年将数百万吨的澳洲液化天然气输送至中国。然而一旦澳洲的液化天然气被加上了中国的“黑名单”,这个问题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写在最后


最近中澳两国之间屡上头条的频频动作和满城风雨,不禁让很多人遐想万千:


中澳关系究竟会走向何方?


关于这个问题,外交部前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采访中这样说道:


“近年两国关系遭遇挫折,舆论气氛很不好,2018年《澳大利亚人报》甚至用‘深度冻结’(deep freeze)来形容。但我不认为两国关系可以被‘冻结’,事实上,中澳合作依然活跃,贸易在疫情之后恢复增长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她补充,“今年3月以来中澳贸易额就恢复增长,6月澳对华出口再创单月记录,达146亿澳元,在全球都陷入困难之际,中国吸纳了澳半数以上出口。


“目前两国之间出现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还是因为相互了解不够,缺乏稳定的信任。遇到新问题,没有充分沟通,没把事情搞清楚,就诉诸舆论、刺激公众,导致矛盾激化。”


正如傅莹所说,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认识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一手信息不足,可能语言也构成一定障碍,二是偏见较深,倾向于用冷战观念看待和评估中国。”


这也提醒了每天在茫茫的信息海洋中徜徉的每一个人,尤其是海外人士,选择一个像聚焦工作室一样的可靠信息源,拥有对于信息和事实的鉴别能力有多么重要。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澳元



*以上内容发布于公众号:壹本乐活,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发表评论

微信号:YibenMagazine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壹本阿德莱德(YibenAdelaide)为您带来阿德莱德当地的原创报道,出版壹本日报,壹本周刊,壹本杂志,壹本通,壹本红酒地图等刊物,组织各类本地活动,独家专栏与在线公开课。关注壹本,南澳资讯360度无死角全覆盖。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