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美丽的布莱顿海滩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犯罪”故事

[生活资讯]     2020-09-23
布莱顿海滩(Brighton Beach)位于维多利亚州首府墨尔本南郊的布莱顿(Brighton),距离墨尔本市区约12公里车程。这里的海水清澈,沙滩细腻,非常适合游泳。但是沙滩上最具有特色的还是举世闻名的五彩小木屋(Brighton Bathing Boxes),也有人叫它们七彩小屋或彩虹小屋。一座座的彩虹小屋把这个平凡无奇的沙滩打造成网红爆款!

布莱顿海滩(Brighton Beach)位于维多利亚州首府墨尔本南郊的布莱顿(Brighton),距离墨尔本市区约12公里车程。这里的海水清澈,沙滩细腻,非常适合游泳。但是沙滩上最具有特色的还是举世闻名的五彩小木屋(Brighton Bathing Boxes),也有人叫它们七彩小屋或彩虹小屋。一座座的彩虹小屋把这个平凡无奇的沙滩打造成网红爆款!


布莱顿沙滩上最具有特色的还是举世闻名的五彩小木屋(Brighton Bathing Boxes),也有人叫它们七彩小屋或彩虹小屋。(图片来源:Pixabay) 

但是有谁会知道美丽的布莱顿海滩,它细软的沙滩底下竟掩盖着一段段神秘且血腥的犯罪故事……今天让我们来回顾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吧。


被沙子掩盖的历史

这段历史中有个鲜少人知道的故事,一位约克郡人John Conder,他在1859年从英国移民到澳洲。这位男子来到维州后,就犯下了盗窃罪、抢银行和谋杀罪,进进出出监狱多达6次。

之后,他在1893年涉嫌谋杀一名印度小贩,被处以绞刑。

John Conder。(图片来源:Public Records Office Of Victoria) 

图中的照片是他行刑前几周拍的,年纪54岁的他看来满脸沧桑,眼神充满绝望和困惑。Conder死后亦和大多数死刑犯一样,被草率地埋葬在监狱里的空地处。

监狱的空地处有一面青石墙,上面刻满了死刑犯的姓名缩写和被处决的日期,它们都是死刑犯们留下的最后痕迹。

随着旧墨尔本监狱在1929年被拆除,这些墓葬也被挖掘了出来。

墨尔本监狱,已在1929年被拆除。(图片来源:维基公有领域) 

其实,维州其他地方的监狱也都是将死刑犯埋葬在监狱里,但是没有一个监狱会为为死刑犯刻字立碑的。

根据专家推测,刻字立碑的做法应该是从Ned Kelly这个死刑犯开始的。也是因为他开始了先例,Conder等人的棺材才会在监狱被拆除后被转移到彭特里奇监狱。两年后,这些死刑犯的棺材被转移和埋葬在三个地方。

Ned Kelly。(图片来源:维基公有领域) 

后来20世纪30年代,澳洲经历了经济大萧条。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当地海滩免受风浪侵蚀,以及给大萧条后失业的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便在墨尔本东南部的布莱顿建造了一个海堤。这个项目需要大量的青石,因此废弃的墨尔本监狱里被拆除的青石就被派上用处了。那些刻满了死刑犯的青石墙最后被搬到了布莱顿海滩。

墨尔本东南部的布莱顿建造了一个海堤。这个项目需要大量的青石,因此废弃的墨尔本监狱里被拆除的青石就被派上用处了。(图片来源:www.slv.vic.gov.au) 

如今,你可以看到在布莱顿海滩边有很多的死刑犯墓碑。考古学家说,“当时在布莱顿海滩施工的工人们没有损坏那些墓碑,反而是刻意地保留了下来。很多墓碑都没有污损,也没有被其他东西掩盖住。

大家平时在前滨散步的时候,仔细看是可以看到这些名字的。

其中一个墓碑刻的是Joseph Victor Pfeffer。他因为谋杀自己的小姨子被处以绞刑。

另外,一个半埋在沙子下的墓碑是臭名昭著的Martha Needle所有,她是在旧墨尔本监狱中被处决的仅有的两名妇女之一。她因为以砷毒害丈夫而被定罪。她的三个孩子的尸体后来被挖出,发现全部都含有砷毒。在1894年,她被判处绞刑。

而故事一开始提到的John Conder,虽然他的墓碑上的姓名缩写已辨认不清了,但是通过处刑日期,还是能分辨出是他的。


Ned Kelly–澳洲人对他又爱又恨

而上文提到的Ned Kelly可是澳洲家喻户晓的人物,他身上有诸多标签:丛林大盗(bushranger)、杀人凶手和黑帮头子。

Kelly的标志性形象便是一身笨重简陋的黑铁盔甲、开了一条细缝的头盔再加上一杆长枪。

Kelly的标志性形象便是一身笨重简陋的黑铁盔甲。(图片来源: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wikimedia CC BY-SA 4.0) 

根据资料,Kelly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这是为什么澳洲人对他有着十分复杂情感的原因。某些人认为他是一名罪犯,而另一些人却把他当作民族英雄、绿林好汉,甚至还称他是劫富济贫,勇敢的 “澳洲罗宾汉”,他让澳洲人对他又爱又恨!

Kelly被关进墨尔本监狱,并于1880年11月被判处绞刑,年仅二十五、六岁。据悉,Kelly死前最后的遗言是“人生就是如此(Such is life)” 。当时的社会对Kelly的判决反应非常强烈,据说超过六万人集体请愿,希望政府能够网开一面。奈德死后被埋葬在墨尔本监狱。

还有一些死刑犯的墓碑陷进海水里,另有一些沙子掩盖。谁都没有想到布莱顿海滩竟埋藏着1800年代死刑犯的那段历史。

这些故事讲述着不为人知的历史,它是组成墨尔本历史的其中一个重要部分。

知道了这段历史,想必大家日后经过布莱顿海滩时,势必有不一样的心情和感觉吧……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
2021-05-11 13:3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