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为什么由女性领导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上做得更好?

新冠肺炎专题
来源:nytimes.com
[全球新闻]     2020-05-19
上周一对于杰茜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总理来说是胜利的一天。她说,由于整个国家的努力,新西兰不仅仅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疫情,而且在根除病毒的艰难目标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由她实施的自3月25日开始的封锁现在可以结束了。
为什么由女性领导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上做得更好?

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在疫情期间的领导风格受到赞誉。 Pool photo by Mark Mitchell


上周一对于杰茜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总理来说是胜利的一天。她说,由于整个国家的努力,新西兰不仅仅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疫情,而且在根除病毒的艰难目标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由她实施的自3月25日开始的封锁现在可以结束了。

女性领导的国家在对抗冠状病毒方面似乎特别成功,这是一个被广泛关注的趋势,阿德恩的成功为该趋势添加了一个最新的数据点。

在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德国,病毒导致的死亡率远低于英国、法国、意大利或西班牙。芬兰由34岁的桑纳·马林(Sanna Marin)总理通过四个女性领导的政党联盟执政,死亡人数不到邻国瑞典的10%。台湾总统蔡英文主持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病毒遏制工作之一,在未对全境进行封锁的情况下,它使用测试、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措施来控制病毒蔓延。

我们不应以个别杰出人士在异常情况下的事例来得出关于女性领导人的结论。但是专家们说,女性的成功仍然可能提供宝贵的经验教训,让人们知道哪些方法不但可以帮助各国度过目前的危机,还有将来的危机。

为什么由女性领导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上做得更好?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政府在决定如何对抗冠状病毒时,均衡考虑了各种数据源和流行病学模型。 Michael Kappeler/DPA, via 


棕色的M&M巧克力豆与男性政客

摇滚乐队范·海伦(Van Halen)有件事很出名:他们在巡回演出合同中加入了一项条款,要求场地经理在他们的更衣室里放一碗M&M巧克力豆,但是用带下划线的大写字母“警告”:“绝对不要棕色的。”

该条款的真正目的与巧克力无关。相反,从这一点可以轻易看出场地经理是否已认真阅读并遵循合约的全部说明——包括乐队极其复杂的舞台和器材的安全准则。

正如没有棕色的M&M代表着谨慎、安全的场所一样,女性领导人的出现,也可能表明一个国家拥有更具包容性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

爱丁堡大学医学院全球卫生管理专案主任德维·斯里达哈尔(Devi Sridhar)在《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多样化的信息来源以及谦逊、愿意聆听外界声音的领导者,对大流行的成功应对至关重要。她写道:“在做出重大决策时避免‘团体迷思’和盲点的唯一方法是,确保具有不同背景和专业知识的代表在场。”

拥有一位女性领导人代表这样一个信号,即具有不同背景的人——从而很可能以多种角度应对危机——能够赢得一席之位。例如在德国,默克尔政府在制定其新冠病毒政策时考虑了各种不同的信息来源,包括流行病学模型;来自医疗机构的数据;以及来自韩国的检测和隔离计划成功的证据。因此,该国的新冠病毒死亡率大大低于其他西欧国家。

相比之下,政府由男性领导的瑞典和英国——两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都很多——似乎主要依靠自己的顾问进行流行病学建模,很少有供外界专家提出异议的渠道。

但是,一点点迹象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并且,多样化群体给这个问题带来的各异观点,可能会被他们所身处的政治体系盖过。

杜兰大学的政治学家露丝·卡里兹(Ruth Carlitz)分析美国州长的往绩记录时发现,女性并没有比男性更快采取封锁措施来对抗新冠病毒。(这是她的近期分析,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那可能是因为党派政治吞没一切,盖过了任何性别影响。卡里兹发现,美国的共和党州长,无论男女,在下达居家令的问题上都要比民主党州长晚。

为什么由女性领导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上做得更好?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自诩在脱欧谈判上表现强硬。但其政府对疫情警告作出的反应比其他国家慢。 Will Oliver/EPA, via 


逃脱性别的双重约束

特朗普总统在公开露面时没有戴口罩并因此受到批评之后,保守派记者戴维·马库斯(David Marcus)在联邦党人网站(The Federalist)的一篇文章辩称,特朗普“正在投射美国力量”。他写道,如果特朗普戴了口罩,那“将传达一个信号,即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无形敌人如此无能为力,甚至连其总统都得躲在口罩后面”。

在大国冲突中,医疗辅助通常不是那么重要。但马库斯的分析实际上符合传统意义上的强势美国领导人形象:一个展现实力、积极行动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表现出恐惧,从而恐吓美国的敌人,让他们屈服。

换句话说,一个强大的领导者应该符合“阳刚之气”所代表的各种趾高气扬的理念。

这常常给女性从政者带来困难。“人们期望领导者应该积极进取、勇往直前、盛气凌人。但如果女性表现出这些特质,就会被认为不够女性化,”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研究女性如何在公共生活中获得权力的社会学家爱丽丝·埃文斯(Alice Evans)说。“这使得女性很难成为成功的领导者。”

阿德恩应对疫情的方式与传统模式相去甚远。但在这场新的危机中,她谨慎的领导方式被证明是成功的。“我会说,早早关闭经济是一种规避风险的策略,”埃文斯说。“因为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的策略是首先保护生命。”

新西兰于3月25日开始封锁后,阿德恩先是哄年幼的孩子睡觉,然后通过手机在Facebook上做了一次非正式的现场直播,向全国发表讲话。她穿着一件看起来很舒适的运动衫,对市民的焦虑感同身受,并向被发布封锁令的紧急警报吓到或震惊的人道歉。

“除了你们听到的那种响亮的喇叭声,没有别的办法向你们的手机发出那些紧急民事警报,”她懊恼地说。“这实际上是我们大家都在讨论的问题:有没有一种方法,能让我们发出的信息不那么让人惊慌?”

相比之下,特朗普试图把病毒拟人化,变成一个供他痛斥的敌人,他称其为“聪明的敌人”。但是,尽管这可能令他的票仓受到鼓舞,却对美国遏制疫情蔓延没有帮助。美国现在是世界上因冠状病毒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为什么由女性领导的国家在抗击疫情上做得更好?

特朗普总统周四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机场与国会议员进行了会谈。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以英国脱欧的著名支持者身份上台,承诺将采取强硬手段,以赢得英国脱欧的最佳“协议”。但事实证明,他用来与布鲁塞尔官僚斗争的技巧在抗击大流行的斗争中并不管用。他的政府推迟了封锁和其他重要的保护措施,比如提高检测能力,以及为医院订购防护装备。英国的死亡人数现在是全球第二高。

当然,男性领导人能够克服性别成见,而且很多人已经做到了。但是,对于女性来说,这样做的政治代价可能较低,因为她们采取谨慎、防御性的政策时不必违反公认的性别规范。

这种领导风格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随着气候变化的后果不断升级,极端天气和其他自然灾害可能会引发更多危机。飓风和森林火灾也像病毒一样,不会因为受到胁迫就屈服。气候变化本身也是如此。

最终,这可能会改变人们对强大领导力的看法。“我们从新冠病毒中了解到,实际上,另一种不同类型的领导者可能很有裨益,”埃文斯说。“或许人们将学会发现并重视规避风险、充满关怀体贴的领导者。”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