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旅游
 酒店预订
 特价门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论坛
 公
 澳洲同城

外高加索战场停火脆弱,硝烟后面的大国博弈从未歇止

来源:bbc.com
[全球新闻]     2020-10-11
位于西亚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又一次爆发战事,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纷纷表示关注,呼吁停火。 交战双方在莫斯科谈判达成暂时停火协议,周六(10日)当地时间正午(格林尼治时间8点)启动,以便交换战俘和从战场上搬运各自的阵亡者尸体,但一小时之后双方开始相互指责对方破坏停火。
废墟
废墟

位于西亚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又一次爆发战事,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纷纷表示关注,呼吁停火。

交战双方在莫斯科谈判达成暂时停火协议,周六(10日)当地时间正午(格林尼治时间8点)启动,以便交换战俘和从战场上搬运各自的阵亡者尸体,但一小时之后双方开始相互指责对方破坏停火。

临时停火协议来之不易。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纳卡武装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土耳其、美国、中国、法国、伊朗等国际和地区大国和欧盟、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均纷纷呼吁停战,尽快恢复谈判。

这次战斗规模超过了近年来不断升级的水平。双方动用了重炮、坦克、导弹、战斗机和无人驾驶飞机,包括平民和战斗人员的数百人已经在冲突中丧生,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

临时停火协议脆弱,而冲突背后的争端从未消失。

为何外高加索山脉的这两个小国发生冲突如此严重,并且牵涉到世界大国的利益呢?

An ethnic Armenian soldier fires an artillery piece in Nagorno-Karabakh. Photo: 29 September 2020
An ethnic Armenian soldier fires an artillery piece in Nagorno-Karabakh. Photo: 29 September 2020

民族矛盾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地处连接亚洲欧洲与中东的咽喉交通之地,这块欧洲东南部高加索山脉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几个世纪以来,该地区一直由包括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在内不同的势力主导。

这两国都曾经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亚美尼亚主要人口信仰基督教,而阿塞拜疆主要人口则是穆斯林。两国早在苏联时期就争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下面简称纳卡)。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但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纳卡在古代曾经出现过独立王国,但一直受到包括波斯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等周边大国影响,近代被沙皇俄国吞并。苏联时期斯大林将以亚美尼亚人为主的纳卡划给阿塞拜疆,埋下了冲突根源。

Armenian forces in Nagorno-Karabakh, 1993
Armenian forces in Nagorno-Karabakh, 1993

上世纪80年代,随着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纳卡(当时是个自治州)投票决定成为亚美尼亚的一部分,引发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并在苏联解体后升级为一场战争,直到1994年双方停火。

自那时以来,纳卡地区一直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但却一直由亚美尼亚政府支持的分离主义亚美尼亚族人控制。几十年来两国在国际大国的调解下多次谈判,但从未缔结和平条约。


大国博弈

从地图上可见,欧洲和亚洲之间的能源运输和货物有三条陆地道路:伊朗,俄罗斯或阿塞拜疆(涉及有争议的纳卡地区)。古代丝绸之路在西亚需要从此经过。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曾发表题目为《为什么西方需要阿塞拜疆》的文章称,由于西方、莫斯科和德黑兰之间的关系被彻底破坏,这就使得上千亿美元的贸易仅剩了一条可行的通道:通过小小的里海国家阿塞拜疆。

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里海地区密布着与欧洲和国际能源市场相连接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管线,离纳卡地区非常近。此外,通过这一地区的公路,铁路,空中航线与地面交通光缆都让世界大国都关注这个地区的战略格局。美军和北约部队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曾一度有1/3的燃料和后勤都选择走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的路线,避开对俄罗斯和巴基斯坦的依赖。

A Turkish Air Force F-16 fighter jet. File photo
A Turkish Air Force F-16 fighter jet. File photo

1992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共同主席国,调解纳卡冲突。虽然1994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大国调停下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双方武装冲突时有发生。

地缘政治和历史情仇使冲突更加复杂。比邻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和盛产石油的阿塞拜疆都是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并且有相同的文化渊源,两国关系密切。而土耳其与亚美尼亚则有历史冤仇,没有官方关系,所以土耳其一直在纳卡冲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而俄罗斯与亚美尼亚结盟,在亚美尼亚有军事基地,布有5千精兵强将,随时以防这一地区出现不测,尽管它与阿塞拜疆也有着良好的关系。

在2020年冲突中,亚美尼亚外交部说,该国的俄制苏25战斗机在亚美尼亚领空被土耳其的美制F16战斗机击落。但土耳其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

Shelling has caused damage to homes in the city of Martuni
Shelling has caused damage to homes in the city of Martuni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高调介入,公开批评土耳其发表“好战”言论“鼓励阿塞拜疆重新征服纳卡”,称之为不负责任和危险的行为。

另一个接壤的地区大国伊朗与阿亚两国在历史上有千丝万缕联系。伊朗与土耳其在纳卡问题上分歧明显,伊朗被指向亚美尼亚运送武器,但试图介入调停的伊朗也否认对其指责。

战略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作为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不会坐视被其视为后院的纳卡地区的冲突失控,特别是纳卡问题关系到俄罗斯南部安全问题,有可能刺激俄国南部地区的民族宗教矛盾,影响其战略利益。


一带一路面临的挑战

作为古代丝绸之路在西亚的重要节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都是积极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争相争取中国的投资。

这条通道可以避开中东和俄国另两条连接欧洲和亚洲的陆地道路,直接连接中国西部新疆等地,吸引着北京的目光。但北京在此的举动和不断扩大的影响也让俄国和其它大国默默地关注着。

2020年的新冠疫情也没有阻挡中欧班列从中国东部开到阿塞拜疆
2020年的新冠疫情也没有阻挡中欧班列从中国东部开到阿塞拜疆

中国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在一带一路上展开了广泛的合作。中国发出的国际火车2015年就试运行开到了阿塞拜疆的巴库。2020年疫情前,北京、深圳、乌鲁木齐都开通了巴库的航空线路。两国政治和经济关系一直顺利发展。阿塞拜疆促进本国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对接,以打通可以直接来自中国上下分别连接亚欧的里海国际运输通道。

亚美尼亚作为内陆国家,也希望借打通欧亚陆路交通改变其相对不利的经济环境,积极推动“南北交通走廊”项目,把地理位置的劣势扭转为优势。一带一路让亚中两国双边贸易额已从建交之初仅几十万美元迅速提升到2019年的7.5亿美元。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亚美尼亚第2大贸易伙伴,仅次亚美尼亚的战略盟国俄国。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的专家马尔科多诺夫认为,南高加索不仅在经济上对中国很重要。北京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面临激进圣战主义问题已经多年,加强与毗邻中东的高加索地区的联系,对应对这一威胁具有重要意义。

分析人士认为,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来说,它们对中国的期望也不会仅限于经济和投资。

而对北京来说,在纳卡问题上并不会轻易得罪任何有关方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谈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时表示:“中方认为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符合包括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内的各方的利益,我们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采取措施,避免局势进一步的升级,通过政治对话化解矛盾分歧。”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